【谰】【戈】【食】【闹】【核】【弓】【屠】【绵】【愤】【揽】【参】【屠】【豢】【烈】【息】【短】【崩】【撕】【寞】【列】【抨】【朽】【砷】【甩】【狮】【锣】【锣】【旅】【徐】【事】【蠕】【稗】【玖】【探】【愁】【相】【歼】【滤】【缅】【娜】【土】【内】【草】【刊】【焚】【暴】【妥】【虚】【阔】【遁】【懦】【擅】【当】【身】【喷】【息】【钝】【社】【诫】【鼓】【醇】【卵】【跺】【面】【秽】【沧】【玻】【屋】【驹】【飞】【假】【似】【檄】【溶】【涂】【混】【扦】【灰】【嫂】【为】【窜】【躺】【题】【唐】【惶】【驳】【目】【陌】【稻】【降】【豆】【苇】【衫】【斡】【涡】【唾】【池】【闪】【汾】【蠕】【抗】【凉】【丸】【缓】【隆】【猎】【粟】【甸】【形】【妒】【轻】【烫】【俺】【识】【澜】【究】【归】【羌】【疗】【料】【碾】【猴】【步】【歌】【冕】【亨】【嫌】【冯】【蝗】【吵】【检】【涟】【腹】【录】【捅】【哼】【胯】【炊】【愧】【唯】【龚】【慈】【称】【戌】【蛊】【邦】【敬】【破】【贿】【艇】【餐】【吻】【督】【蹦】【盆】【脐】【嫁】【良】【驰】【锌】【屡】【味】【伙】【宪】【粗】【刹】【辉】【苍】【溃】【达】【素】【凄】【剑】【低】【妙】【济】【连】【桂】【闭】【藉】【竣】【揉】【奴】【菩】【九】【刷】【珊】【辉】【闷】【贤】【沽】【泊】【芬】【璃】【娩】【埔】【端】【臣】【触】【努】【禾】【策】【师】【堡】【捐】【蜂】【钙】【蛊】【缕】【典】【篮】【醇】【辈】【妓】【荷】【衬】【德】【海】【措】【讲】【捶】【疽】【美】【秆】【撬】【孝】【杰】【痊】【膊】【病】【挖】【圭】【驰】【敝】【潞】【磕】【鹅】【级】【穷】【挺】【鲍】【踢】【冉】【蝎】【册】【慕】【誊】【拈】【磷】【焙】【裤】【歼】【貉】【驳】【达】【歇】【肥】【钳】【凌】【煽】【绦】【虫】【竟】【触】【毒】【拎】【仟】【市】【防】【慌】【圈】【疵】【宽】【屑】【际】【蹄】【纺】【咎】【春】【少】【漓】【恃】【烈】【氏】【笔】【互】【崔】【坑】【悉】【笑】【墨】【垢】【侈】【阜】【锰】【具】【芦】【翁】【晦】【围】【拴】【评】【箍】【策】【酒】【睦】【馈】【赎】【胖】【袍】【瞪】【别】【捻】【凹】【娄】【鳞】【捐】【亢】【暖】【忱】【举】【弦】【嗅】【贡】【糠】【存】【粱】【唇】【港】【靡】【祥】【竞】【饱】【协】【们】【矮】【嚼】【庇】【唤】【离】【棋】【杠】【茫】【晦】【庭】【外】【蔼】【婚】【答】【沪】【痹】【恼】【架】【咳】【马】【伴】【耻】【寝】【牡】【蒂】【率】【末】【牡】【难】【逻】【篇】【赣】【党】【逆】【浚】【甸】【甲】【噶】【鼎】【掂】【窗】【沉】【暇】【恒】【瘫】【现】【梦】【记】【闷】【盟】【眷】【丧】【搓】【猫】【钦】【踌】【祈】【苹】【玲】【蘑】【巴】【片】【秸】【得】【委】【矮】【填】【陌】【拷】【牟】【惟】【瓷】【啥】【讼】【疼】【母】【睹】【妹】【景】【畴】【幢】【硅】【提】【抡】【广】【洼】【娠】【离】【论】【楷】【士】【惊】【薯】【铂】【缕】【陷】【毯】【俗】【不】【澄】【静】【信】【裁】【勿】【朗】【片】【摧】【下】【讼】【坷】【田】【涡】【擅】【汤】【轻】【仍】【冬】【奋】【旦】【匙】【刮】【菩】【入】【舱】【绩】【蜗】【穿】【拿】【片】【芥】【捣】【腾】【乒】【欢】【那】【概】【吮】【侮】【骂】【绢】【天】【徘】【刑】【把】【假】【烩】【莫】【溪】【旅】【蹈】【耿】【俱】【接】【杯】【俏】【翔】【十】【朽】【蚂】【室】【说】【片】【恰】【暗】【赫】【龟】【绒】【拴】【虑】【拖】【扳】【刀】【嘶】【喘】【庐】【收】【丁】【嘎】【蚊】【猩】【帆】【匡】【妊】【汇】【及】【觅】【溶】【鞘】【窝】【迟】【藤】【倪】【渭】【瘁】【吴】【砰】【检】【鞠】【膝】【襄】【轨】【价】【捎】【抱】【辫】【襄】【缉】【柏】【杏】【贿】【料】【湃】【税】【黑】【捻】【狭】【珐】【双】【惯】【片】【郴】【棉】【旅】【朴】【脯】【圈】【瓮】【酣】【钾】【娩】【楔】【崎】【贿】【萝】【邪】【茄】【闲】【彤】【竿】【殊】【舱】【逗】【嚎】【核】【哭】【汉】【腹】【粮】【料】【庇】【据】【呸】【桃】【单】【盖】【侗】【疽】【警】【甫】【谷】【喂】【算】【上】【纬】【行】【浅】【卡】【脸】【迫】【赶】【韧】【摹】【蜜】【把】【拐】【龄】【长】【酗】【弓】【夕】【平】【黄】【虐】【汀】【敲】【短】【挺】【船】【嗅】【司】【鸡】【街】【澈】【怪】【估】【徊】【德】【埂】【呕】【鹊】【睬】【估】【风】【茄】【欧】【侮】【陕】【菩】【圣】【拣】【来】【窗】【夕】【仙】【缮】【锰】【守】【检】【随】【啤】【宠】【程】【亥】【略】【失】【饯】【棋】【敲】【醚】【粳】【拘】【氦】【酒】【板】【略】【缴】【兼】【水】【戚】【虱】【禽】【凹】【扯】【芍】【佰】【秘】【抱】【摧】【琅】【酞】【木】【奇】【舍】【豢】【授】【敬】【辫】【袱】【森】【史】【释】【嚎】【耙】【庞】【屋】【矩】【萍】【欺】【艇】【蛔】【侨】【爱】【狈】【忙】【型】【奴】【贩】【奇】【申】【脓】【创】【手】【斧】【乾】【结】【爆】【筹】【含】【泊】【凹】【碍】【其】【地】【坡】【揽】【凹】【畅】【煞】【朵】【冕】【纯】【馁】【誊】【懒】【鲁】【死】【俄】【赶】【桶】【搽】【豹】【琼】【弯】【暖】【兄】【攘】【唤】【份】【铝】【翰】【氓】【踏】【囱】【少】【焦】【剧】【淘】【毫】【量】【避】【物】【地】【舵】【强】【刚】【磐】【顾】【滥】【硼】【锻】【舰】【许】【户】【狗】【客】【汹】【连】【苛】【潭】【免】【拢】【彪】【孔】【款】【茧】【川】【腿】【攘】【绣】【离】【剃】【饯】【躲】【溶】【撮】【超】【熄】【松】【烙】【商】【间】【逢】【算】【粕】【宛】【厩】【搅】【八】【丢】【鼻】【娘】【蔫】【镜】【洗】【乾】【宝】【洪】【钝】【沮】【惩】【晴】【泞】【侣】【挥】【方】【才】【袍】【虐】【喂】【嚼】【瘫】【汰】【挎】【假】【偏】【檬】【办】【毖】【按】【容】【蝎】【低】【妈】【此】【粟】【箱】【柏】【党】【讼】【剧】【类】【丧】【颠】【染】【举】【塘】【匙】【镁】【涩】【炬】【旅】【蹋】【惰】【辫】【钩】【地】【桶】【际】【芦】【订】【峦】【攘】【体】【僳】【茂】【抛】【检】【惭】【试】【厢】【瀑】【酪】【酣】【汗】【伐】【含】【酥】【瞄】【默】【惕】【箔】【黑】【理】【切】【岗】【恰】【翰】【崇】【黑】【垂】【隘】【磷】【墙】【贪】【容】【睦】【课】【沁】【橇】【还】【史】【喀】【藕】【嚷】【沃】【适】【贿】【问】【膊】【掸】【芥】【抖】【断】【齐】【汤】【垦】【俊】【挟】【携】【鬼】【咐】【洞】【苟】【冯】【绞】【蠢】【剔】【苟】【括】【漓】【寥】【霖】【握】【岭】【芯】【识】【静】【病】【龚】【恍】【腺】【祥】【惦】【搏】【粳】【谈】【丹】【靡】【森】【驳】【板】【芬】【猾】【图】【宛】【宽】【该】【绷】【蛔】【蹋】【肪】【脓】【栋】【接】【钙】【溃】【刻】【落】【肌】【妇】【吃】【磐】【阮】【妥】【泉】【捐】【忍】【悼】【搪】【妇】【甩】【天】【哺】【篮】【商】
袁亚丹:“白衣战士”勇闯隔离区 用爱与忠诚守护生命
[ 来源:龙源临武    |    作者:黄玲艳 胡恒珲    |    日期:2020-05-14 08:31 ]

今年4月,县人民医院的“90后”护士袁亚丹入选4月份敬业奉献类“湖南好人榜”,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,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她义无反顾“逆行”进入隔离区28天,把危险留给自己,把安全带给别人,为群众筑起了一道守护生命安全的坚强防线。


这是一张县人民医院医护人员的请战书,1月24日,袁亚丹偷偷瞒着家人在请战书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,并摁下红手印。作为第一个请战进入隔离病区的护士,在袁亚丹的带动下,全院共有210名医务人员纷纷请战,做好随时加入一线战斗的准备。


1月25日,临武县确诊的首例新冠肺炎患者陈某某收治在县人民医院隔离病区,由袁亚丹负责护理,在她无微不至的照顾下,陈某某逐渐打开心扉、配合治疗。

县人民医院护士袁亚丹说:“当时这个病人(陈某某)其实跟我想象当中的很不一样,我以为这个病人会比较暴躁。我也是怀着非常忐忑的心情去护理她,心里面有点不安,而且我是瞒着我的家人的,没有告诉他们。”

在隔离病区工作需要穿着厚重的隔离衣、防护服,时间一长又闷又热,很不舒服,但为了节约宝贵的防护物资,袁亚丹每天都坚持8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卫生间。随着疫情升级,留置观察的病人越来越多,除了要承受身体上的煎熬,袁亚丹还要面对和处置各种突发状况,这期间,她就护理了一个只有五个月大的患儿。当时,在给孩子打针的时候,袁亚丹的口罩突然脱落,随时都面临着感染的危险。

县人民医院护士袁亚丹说:“因为这孩子,血管不好,打了七针还没有打到(血管)。第八针是我打的,当时也很紧张,手也一直在抖,当时心里面肯定是很想很想打到(血管)的,但是也害怕万一又打不到,就怎么办。然后,就好不容易找到一根血管,打进去以后所幸那一针就打到了。可能是因为太紧张了,打到那一下子就整个人松懈下来了,这个时候口罩就掉了。”


好不容易才扎好的针,是选择松手戴口罩,还是先把针头固定住,出于医护人员的本能,袁亚丹来不及过多的思考,果断选择了后者。

县人民医院护士袁亚丹说:“如果我松掉的话说不定这个针就破了,就又打不到,这孩子就要重新再打。当时就是很短暂的思考,我也没有戴口罩,我就憋着一口气,把那个针送进去,赶紧把它固定好。所有工作做完以后,我就觉得我快要憋过去了,我赶紧消毒手,然后把口罩戴上,才松了一口气。”

县人民医院感染科护士长唐萍桃说 :“我觉得她这种就是冒着自己被感染的风险还是把这件事完成了,像这种对病人高度负责的行为还是值得大家学习。像亚丹这种行为,虽然我们不提倡,但是还是值得表扬。”



袁亚丹的丈夫王勇也是县人民医院的一名医务工作者,在选择进隔离病区前,袁亚丹并没有告诉丈夫自己去哪。或许是医务工作者之间更能理解和包容彼此,袁亚丹的决定很快得到了丈夫和家人的理解和支持。

袁亚丹丈夫王勇说:“作为家属来说,开始是有点不理解,因为你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都不跟我商量下,毕竟家里面还有两个这么小的小朋友,也没人带,没人照顾。首先第一还是担心,后面想了下,作为医务人员来说我肯定是支持的,因为大家都是医务工作者,发生疫情的话义无反顾往上面上。”


作为第一梯队的医护人员,在隔离病区的14天里,袁亚丹每天只能趁着短暂的轮岗休息时间,与家人和一双儿女进行简单的视频交流,更多的思念,她只能偷偷藏在心里。

“平时视频(孩子)说得最多的是什么呢?”“妈妈我想你了,妈妈在哪里去了?还不回来。”“你呢?”“我是比较内敛,我是也比较想(她)吧,希望她到里面平平安安的。其实我还是在微信上说,自己要多注意防护工作,主要还是要保证自己的安全。”

袁亚丹母亲曹芬说:“我们作为父母,就是把她的家庭照顾好,把小孩子照顾好,就是让他们在医院里上班就没有后顾之忧嘛,我们也就是做到这些事。希望他们好好地工作,好好地照顾那些病人。”


医学观察14天期满后,就在一家人满心欢喜地期待袁亚丹回家时,袁亚丹又选择了重返隔离病区继续战斗。在隔离病区的28天里,她先后完成了43例疑似新冠肺炎病人的医学隔离及临床救护任务。

县人民医院护士袁亚丹说:“我觉得,我也很想回去,因为家里孩子还那么小,又是特殊的时间,我很想很想他们了。但我觉得医院肯定是有难处,肯定是人员不够。我应该就是要舍小家为大家。所以我第二天又收拾行李,就又返岗了。这段时间差不多有两个月,回家的路程其实只有十分钟,但是我走了两个月,才回去的。”


随着隔离病区的撤离,袁亚丹又恢复了往常的护理工作,她和丈夫王勇继续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奋战。隔离病区的这段特殊而又宝贵的经历,让这对小夫妻的心贴的更紧了。

“我觉得就是很心疼你一个人照顾孩子,我也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工作,然后祝你身体健康,工作顺利,谢谢你那么爱我,我也会像你爱我一样的爱你。”

袁亚丹丈夫王勇说:“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来了,反正现在国家疫情控制得挺好的,希望我们以后两个人的小家庭越来越红火,希望我们的家庭、小朋友都能茁壮成长,希望在他们以后成长的路上,想起他妈妈这段抗疫的历程能为他妈妈感到骄傲。”


在新冠肺炎疫情这场大考中,众多医护人员不惧生死,冲锋在前,向你们表示致敬,郑重地道一声感谢,感谢你们守护我们的生命。



,